• ag官网 2019-02-10
  • ag亚官网 2019-02-09
  • AG视讯 > 神道丹尊 > 第322章 同道中人

    第322章 同道中人

    这是三个强大的天才,皆是灵海七层的修为,相当惊人。``し
      
      白明毫不示弱地看着杨冲,而杨冲也是如此,两个人一个摸向了剑柄,另一个则是伸向了枪身,战意熊熊,好像要燃烧起来一般。
      
      但最终,他们都没有动手,只是深深地看了彼此一眼,纷纷进入了山林之中。
      
      考核才刚刚开始,现在动手太早了,赢了也不可能收获几块令牌,反而会曝露自己的底牌,要知道这里的天才绝不止他们三个。
      
      “那位黑黑的兄弟?!苯泻吧?,只见一名肥胖滚圆的少年几乎是滚一般地跑了过来,停在凌寒的身前呼呼喘气,“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也不等下宝爷?!?br/>  
      凌寒微微一笑,道:“你居然还敢现身?不怕骗人的勾当曝露,被人追着屁股杀吗?”
      
      “啊呸,我哪里骗人?”马多宝嗤了一声,“宝爷做生意向来童叟无欺,你可不要败坏宝爷的声誉?!?br/>  
      “得,你还有声誉了?!绷韬×艘⊥?。
      
      “黑兄弟,我们联手怎么样?”马多宝凑了过来。
      
      “为什么?”凌寒问道,“你这一身珠光宝气的,还需要与谁联手吗?”
      
      不祭出魔生剑的话,连他都是奈何不了对方那一身灵器。
      
      “嘿嘿,黑兄弟难道不想做笔大买卖?”马多宝贼笑道,将头凑了过来,低声道?!氨鸶宜?,你对这里的药园没有兴趣!”
      
      凌寒讶然。道:“你想偷这里的药园?还真是好大的胆子?!?br/>  
      “嘿嘿,同道中人嘛,老二不说老大!”马多宝拱了拱凌寒,道,“怎么样,怎么样。宝爷最擅长解除阵法禁制。你能做什么?”
      
      凌寒抓抓头,道:“你从哪里看出我长得像个贼了,怎么就自顾自地认为了?”
      
      马多宝哈哈大笑,道:“得了,得了,宝爷做了那么多年的买卖,你屁股一抬宝爷就知道你拉的是什么屎,都说了咱们是同道中人,你还遮遮掩掩。这是不当宝爷是朋友吗?”
      
      凌寒翻了个白眼,道:“咱们从来都不是朋友!”
      
      “一回生,两回熟,这不就成朋友了?”马多宝对着凌寒多看了两眼?!罢庖兹菔跽媸遣淮?,差点连宝爷都瞒了过去?!?br/>  
      这回,凌寒真是吃了一惊,对方居然可以看穿他的易容?
      
      他发动真视之眼,向着对方看去,但马多宝却是伸手挡在脸前,袖子上有一道道脉纹发出微微的光芒。却是让凌寒的真视之眼都是无法穿透。
      
      “哇塞,你这是什么运气,居然连真视之眼都弄到了!哈哈哈,这下宝爷有十足的把握了,你负责出眼睛,宝爷负责出手,保证把这里的药园偷个片草不生?!甭矶啾π朔艿厮档?。
      
      凌寒心中生凛,这个家伙连真视之眼都能一眼认出来,真是一名少年人吗?他可以易容,对方为什么不能?只是进入山门的时候,有一位生花境强者坐镇,别看他老神在在,可若是有超过年限的人化妆了隐在人群中,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发现。
      
      年轻不年轻,从生命活力上就可以看出来,过了三十之后,只要不入生花,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开始走起了下坡路,生命活力就呈现出向下的趋势,与年轻人的朝气勃勃完全不同。
      
      可马多宝如果是一个老怪物假扮的,那么他可以瞒过生花境的眼力,又是何等修为?
      
      凌寒心中想着,嘴里道:“好啊,那咱们就联手?!彼园峥斩伦诘囊┰耙卜浅S行巳?。
      
      与隆山是冬月宗的私产,为了防止被人偷偷进山,挖草药、猎妖兽,整个山脉都被护山大阵?;ぷ?,如果以外力强行突破的话,必然会惊动冬月宗。
      
      可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了冬月宗,因此根本不怕触动阵法,只要有能力打开药园的禁制,就能从容把药园盗空了。
      
      两人相视,都是笑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他们前进,马多宝显然做过功课,一直在前边引路,向着固定的方向走。
      
      “站住,交出令牌,可饶你们不死?!敝皇撬亲吡艘徽笾?,却遇到了一个小团队的伏击,共是三十四人,将他们包围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“你出手还是我出手?”凌寒向着马多宝笑道。
      
      “宝爷只对宝物有兴趣,令牌你自己收着好了?!甭矶啾λ柿怂始?。
      
      果然,这家伙就是冲着冬月宗的药园来的,之前骗人元晶恐怕只是性情使然,抱着有便宜不占是傻子的心态吧。
      
      凌寒看向那些人,笑道:“现在是打劫,严肃点,都把令牌给我交出来?!?br/>  
      那些人都是气得七窍生烟,他们才是打劫的好不好?
      
      “非要来硬的,兄弟们,给我杀!”这些人都是挥舞着刀剑冲了过来。
      
      凌寒眉头一皱,若是这些人只是打劫,那他也不介意反过来洗劫之后,放他们一条生路,可现在这些人杀气毕露,已是存了杀人的念头,
      
      他不由冷哼,左手在剑鞘上一拍,咻,长剑顿时弹了出来,被他抄在手中,刷,扫出一片耀眼的剑光。
      
      噗噗噗噗,只见鲜血飞溅,这些人每个人的右肩都是出现了血迹,无力地垂荡着,手中的兵器顿时掉到了地上,惊呼连连。
      
      “这个逼装得好,我给十分!”马多宝拍手道。
      
      凌寒终是没有下杀手,只是废了这些人的右手,以后不影响活动,但再不可能动粗了。他淡淡道:“把令牌留下,然后滚蛋?!?br/>  
      这些人知道遇上了高手,连忙惨白着脸将令牌取出放到了一起,二话不说就直接跑了。
      
      现在还只是受伤,再不识相的话,那命都要没了。
      
      他们纷纷往回跑,手都废了,还打个屁。
      
      凌寒捡起令牌,收进了黑塔之中,在这个一身是宝的马多宝面前,他也不介意曝露自己拥有空间灵器的事情,只是对方绝然想不到那是黑塔,自成一界。
      
      一路上又遇到了几次打劫,凌寒一般不会下杀手,除非对方太过份,比如一言不发直接发动致命偷袭,那他也不客气,一剑就给刺死了。
      
      小半天后,他们终是来到了一座巨大的药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