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ag官网 2019-02-10
  • ag亚官网 2019-02-09
  • AG视讯 > 三国之梦魇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还是拜访

  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还是拜访

    蔡邕此言一出,卫父还没说什么,一边的卫仲道就忍不住开口道:“敢问蔡伯伯,究竟是何人居然能得昭姬妹妹青睐?”
      
      话说,以蔡邕和卫父的关系,两家可以说是相交甚深。因此,两家后辈的接触机会也就多了一些。
      
      而卫仲道这个倒霉孩子,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见了蔡琰几面,然后就彻底被这位惊才艳艳的才女折服了。
      
      话说,身为卫家这一辈中最出彩的几个人,卫仲道对于自己的才华还是十分自负的,然而就是他最为自负的方面,却是完完全全的被一个年纪比他小的女子比了下去,这让卫仲道怎么能不印象深刻?
      
      于是,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之余,卫仲道也对蔡琰念念不忘了。
      
      好在,蔡琰是蔡琰的女儿,而在卫仲道看来,以卫父和蔡邕的关系,若是上门提亲还不是水到渠成?
      
      所以卫仲道就对卫父提及了此事。
      
      卫父一想,觉得卫仲道要是娶了蔡琰,无疑也有助于加深两家的联系,于是就答应了。
      
      谁知,原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,结果等提出来时却出了差错。
      
      蔡琰已经有婚约了。
      
      好吧,既然如此,以卫父看来,他是想就此作罢的。
      
      毕竟,两家多少年的交情,不能因为一些小事给坏了。
      
      可是,卫仲道不甘心啊。
      
      而且,现在蔡琰已经十七岁了,还没有嫁人的迹象,这也让卫仲道又看到了希望。
      
      所以,在卫仲道的请求下,再加上蔡琰现在已经十七岁了还没嫁人,的确是有些不正常,所以才有了卫父这又一次的拜访。
      
      而听到卫仲道追问楚江的身份,蔡邕犹豫了一下,却是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
      
      见蔡邕到了现在还不愿意透露楚江的身份,卫父也是忍不住开口道:“伯喈兄,这就是你的不是了。小弟相信你也能看得出来,仲道对于昭姬是一片真心。小弟且不问昭姬是否心有所属,只是婚姻大事,理应由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定夺,岂能因儿女私情而有所改变?再者,伯喈兄当初言及昭姬已有婚约,可是现在昭姬都已经十七岁了,就算已有婚约,可还能作数?”
      
      卫父一番话说得蔡邕是哑口无言。
      
      现在他却是有些后悔了。
      
      早知道前两年就派人去找楚江让楚江把女儿娶走得了,结果自己一时不舍,现在却多出了这么多麻烦事。
      
      只是,就在蔡邕还没想好该怎么说的时候,老仆蔡禾却是从厅外突然走了进来。
      
      “老爷?”
      
      “何事?”蔡邕皱了皱眉。
      
      蔡禾跟在他身边很久了,如果没什么大事,肯定是不会在他会客的时候过来打搅的。
      
      可问题是,现在他闲赋在家,又能有什么大事?
      
      “回老爷,外面来了一辆马车,来人自称是当朝执金吾,想要求见老爷?!?br/>  
      此言一出,不光是蔡邕,就连卫父和卫仲道也是愣了一下。
      
      河东卫家也是天下有数的世家,对于洛阳朝中的局势自然不会没有了解。
      
      执金吾本就是堪比九卿的高官,而现在这位执金吾,这些年来虽然一直游离于权力中心之外,可手中的权势却是越来越大,时至今日,若不是董卓入京,一举把控朝政,说不得这位执金吾大人都有可能独揽朝纲。
      
      这么一位实权在握的大人物,现在来拜访蔡邕这么一位赋闲在家的人做什么?
      
      卫父和卫仲道都有些好奇。
      
      但是相对于两人,蔡邕虽然也是一愣,但是之后就有些淡淡的尴尬。
      
      不是因为自己,而是因为卫家父子两人。
      
      虽然他赋闲在家,但是楚江现在在洛阳是什么官职还是知道的。
      
      咳嗽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尴尬,蔡邕对着老仆蔡禾道:“让他去偏房先等等,等我招待完卫贤弟再说?!?br/>  
      蔡禾应了一声,就要下去,然而,卫父却是突然开口道:“等等!”
      
      蔡邕一愣。
      
      自己是为了避免卫家父子的尴尬才想让楚江先去偏房等等,难道被看穿了?
      
      然而,他却听到卫父说道:“伯喈兄,第虽然知道兄无意于官场,但是来访的毕竟是当朝执金吾,伯喈兄如此冷落,是否有些不妥?不如伯喈兄将这位执金吾大人直接请到前厅来吧,正好我也听说这位执金吾大人乃是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,刚好也可以结识一番?!?br/>  
      卫父一番话说完,蔡邕的面色却是变得十分古怪。
      
      你都带着儿子来抢人家未婚妻了,还想结识一番?我让那小子避开是为了避免让你们尴尬,现在倒好,你咋还专门往上撞呢?
      
      不过,这话蔡邕也没法直说。
      
      无奈的叹了口气,蔡邕还想做一下最后的努力:“这,愚兄与贤弟在这里讨论这些事情,有外人是否有些不妥?”
      
      然而,卫父却是浑然不介意的道:“伯喈兄多虑了?!?br/>  
      在他看来,蔡琰的事情以后可以再谈,但是结交这位执金吾大人的机会,日后却未必还能有。
      
      儿女情长,哪有家族利益重要?
      
      对此,就算是卫仲道都没有什么异议。
      
      世家子弟,受到的教育中第一点就是家族为先。
      
      而听到卫父这么说,蔡邕只能无奈的对着老仆蔡禾道:“既然如此,就请他进来吧?!?br/>  
      这时,卫父又道:“伯喈兄,只让家仆去请是否有些不妥?不若你我去迎接一番如何?”
      
      蔡邕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道:“当初邕于他有半师之谊,迎接却是不必了?!?br/>  
      卫父闻言一脸恍然:“原来如此。小弟却是忘了当初这位楚大人之所以名声大盛,不仅有然明公的推崇,此外可还有着伯喈兄的一份功劳?!?br/>  
      蔡邕心中叹气,表面上却是无声的点了点头。
      
      他只希望,一会儿这位卫贤弟还能保持一副淡然的心态吧。
      
      蔡家祖宅门外,一辆马车就停在门外。
      
      马车旁,一身素约黑色长衫的楚江在华雄的陪同下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      
      看着面前的蔡家祖宅,楚江目露轻笑。
      
      也不知道琰儿妹妹现在怎么样了。
      
      这么多年不见,想必应该已有几分历史上那惊才艳艳的蔡昭姬的风范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