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ag官网 2019-02-10
  • ag亚官网 2019-02-09
  • AG视讯 > 至尊美食系统 > 第296章 你办事,我放心

    第296章 你办事,我放心


          第296章你办事,我放心
      
          已近黄昏,冯玉山趋步来到吴利的办公室,轻轻敲了下门,片刻后推门进去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吴利坐在椅子上,微微抬起了头,问道:“事办成了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冯玉山轻笑道:“妥了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好像是在意料之中,吴利并没有显得很兴奋。他指了指沙发,冯玉山赶紧坐下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老冯,美食集团的简餐业绩这么差,据说是败给了一家新成立的餐厅,好像叫中华餐厅,你有听说过吗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冯玉山想了想,名字有些熟悉,在哪里听到过,如实回答:“耳熟?!?br/>  
  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一拍大腿,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京城前一段时间开了几十家餐厅,就叫中华餐厅,卖快餐的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吴利站起来,走到挂着京城地图的墙壁前,“我听说这家餐厅背后有王家的参与,也不知道真假。如果真有王家的股份,以后咱们流云阁就应该防备着点?!?br/>  
          看到吴利站起来,冯玉山岂能再坐着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他也站起来,走到吴利身旁,“公子,咱们流云阁在京城餐厅中排第三名,像中华餐厅那种卖快餐的餐厅,怎么能与咱们的流云阁相提并论呢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吴利摇摇头,“虽说如此,也不要一味妄自尊大。大餐厅都是从小餐馆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,更何况有王家的财力支持,谁敢说它不能摇身一变进入京城十大餐厅行列呢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吴利的担心很有道理,毕竟王家实力雄厚,如果招揽几名星级大师,很快就能闯出一番名气来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不会的?!狈胗裆叫Φ溃骸肮佣嗦橇?,我听说王家没有参股,是他们王家的继承人王重耳离家创业,搞了这么个餐厅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吴利一愣,“原来是王重耳那个小胖子,他放弃继承人的位置不干,做起了餐饮行业,说明这小子倒是有几分骨气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公子,我看是那是傻气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吴利摆摆手,“不提他了,咱们说说美食集团的事。你联系的那个司徒家,他们打算吃掉美食集团,不过报价只有45个亿,我嫌低还没有同意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冯玉山心里盘算着,良久才回道:“公子,美食集团最值钱的是酒店业务,仅这一项就价值过4亿元,学校和餐饮是亏损的,但固定资产还在,我认为最低不能低于5亿元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好!我给他报价6亿元,双方也好讨价还价。有了这笔钱,我就可以从华夏美食学院聘厨神堂的一二星大师。也有资金在国内部分一二线城市,拓展流云阁的高端餐饮业务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吴利坐下来,呷了口茶,又问道:“叶鸣这个人如何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冯玉山明白,吴利想问的是叶鸣到底可靠不可靠。其实他心里也说不好,毕竟叶鸣救儿心切,不得不被胁迫着答应出售美食集团。如果不是抓住了他急于救儿子的心理,叶鸣肯定不愿意出售美食集团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不必顾虑,想什么就说什么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是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冯玉山一五一十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,吴利边听边点头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你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,既然他不是诚心投靠我,那就换他的大儿子叶子英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明白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说完,冯玉山正要退出去,听到吴利喊了一声“慢着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他停下脚步,转回身来,问:“公子还有事吩咐吗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吴利打开手机,点开微博,对他说:“来,你看看这个视频,一个小城市里居然还有这等水平的厨师?!?br/>  
          冯玉山接过手机,点开了视频。这是一个关于美食的视频内容,讲的是沧海有一家叫乐食坊的小店,店面虽小,装修却不错,店内菜品价格昂贵,但每天来吃饭的人如过江之鲫。视频也特别提到,这名叫墨非的厨师,厨艺出神入化,做的东西像被施了魔法。而且,在本年度庖丁会上,他荣获了庖丁之星的称号……
      
          看了个大概内容,冯玉山把手机放下,说道:“虽吹捧太过,有广告宣传的嫌疑,但是能获得庖丁之星,说明此人有真才实学。公子的意思是想招揽他吗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吴利点点头,“我正有此意。这种水平的厨师,市面上并不好找,如果能把他招揽到厨霸,再让我爸爸指点一二,不出数年,他肯定是可以入星的人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放心吧公子,这两天我亲自跑一趟沧海,见一见这个人。如果可用,我把他给您带来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你办事我放心?!蔽饫瓤诓?,目送冯玉山离开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夕阳西下,残阳如血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这描绘的是夕阳落山时的场景,平时并不多见,今日遇到这种景象,不少人驻足观看,或寻找角度拍下这美好的一刻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鸣却无心观赏这美景,他蹒跚地离开吴宅,也不坐车,步行走了很远。司机在后面紧紧跟着,怕他出意外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晚霞映照在叶鸣身上,宛如照出了他的沧桑与落寞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鸣头一次觉得,这个世界变得陌生了,不再被他掌控,反而是在慢慢地玩弄他,之后再将他抛弃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创业几十年的美食集团,即将烟消云散,分崩离析,虽然他攒下了不少财富,但最终还是像无根的浮萍,不知身向何处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……
      
          沧海乐食坊里,人声鼎沸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又到了晚饭的时候,一则爆炸性地消息让顾客们议论纷纷墨老板烤羊肉串了!
      
          这意味着即将到来的炎炎夏日,可以吃上墨老板亲手烤的羊肉串,这个消息怎能不让人惊喜呢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墨非店里的食物,偏向于清淡,对于喜欢重口的顾客来说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如今来了重口味的羊肉串,不少人产生了得偿所愿的幸福感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我听说墨老板是在下午的时候烤的,免费品尝,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这么好的事,我们怎么没赶上,太遗憾了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都是闻着味来的,那个香呀,太窜了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别说了,我馋的口水都出来了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据说还有啤酒呢,一杯就把那个陈院长快喝倒了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他那是没酒量,换我来十杯八杯不在话下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就吹吧你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进了餐厅之后,每一位顾客都询问楚落或者余小鱼,今儿晚上有没有羊肉串。当听到下个月才会有时,遗憾声不断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严翠山进了餐厅之后,什么也没点,径直跑了墨非的厨房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墨非,你真的烤羊肉串了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墨非点头,“是烤了?!?br/>  
          “味道如何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还差那么一点点,所以下个月才会有?!?br/>  
          严翠山笑呵呵地问:“到时候我可以帮你烤吗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说真的,我年轻的时候,第一份工作就是烤羊肉串。我办事,你放心好了!”严翠山兴奋地说,好像找回了青春的记忆。